誠建新園(1) | 父親的禮物
GROUNDWORK is an architecture studio based in Hong Kong.
Hong Kong architecture, architect in Hong Kong, architect, architecture, Manfred Yuen, 元新,元新建城,
22594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2594,single-format-standard,stockholm-core-2.3,select-theme-ver-8.9,,qode_menu_,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誠建新園(1) | 父親的禮物

誠建新園(1) | 父親的禮物
很有幸能與讀者分享在經營建築師事務所路途上的點滴。

不知不覺間, 元新建城GROUNDWORK已經在中環的小單位內屹立了三年, 雖然業務發展不算超凡, 但總算不俗。所以,一些關心小弟狀況的好友和客户都開始不约而同地問我: 「有否想過搬到較大的地方?電影裹建築師的工作坊(studio) 都相當寬敞呢」。

「對這裏嘛…..我有太多感情了」,  每次都我同樣地回答。
其實真的不捨得這兒, 因為這個單位除了是我創業的地方之外,  她也是我父親二十四年前創業的地方。

父親退休前是一名傑出的銀行家, 並在八十年代末時選擇自立門户, 創立了一家財務顧問公司。這個金融中心的地理位置吸引了精打細算的父親並選擇在此開拓他的事業。公司位於雲咸街與威靈頓街交界的安慶台上。那時,鄰居就只有一家排檔式的花店(花店還在, 而且生意不錯)。現在安慶台是蒲吧(clubbing)聖地; 一片「愈夜愈美麗」的領域。

公司選址可說是得天獨厚,有著金融中心的地理位置,但沒有令人卻步的租金,皆因一向理財精明的父親選址在一唐樓內開拓他的事業。說是唐三樓,  其實是四樓: GF, 1F, 2F, 3F;共爬四層樓。每到暑假, 我和妹妹都很不情願到父親的公司探望他, 因為對小孩而言, 在嚴夏攀登此「高山」十分煎熬。回想起來我們不得不佩服父親及其同事們的毅力; 因為他們是日復日年復年穿西裝爬唐樓才攀至「高峯」的! 現在我終於能體驗他們西裝在唐樓的感受。

父親有一個頗有趣的發現: 愈是富有的客户愈不介意走樓梯, 甚至乎稱讚此公司擁有一種難以解釋的魅力和人情味。我想, 也許是因為這兒給予了富豪們一些回億, 因為他們白手興家時也很有可能從「爬唐樓」開拓他們的事業王國。

然而, 父親也是從這個只有700呎的唐樓單位開始掌管了一個企業, 並創建了一套以中國儒商為核心、「以小勝大」的經商理念。在開業後的第二年, 業務發展超乎了父親預期的節奏, 所以把隔壁的單位也租下來。

在父親的眼裏, 天下間的生意最终也應該以盈利(Profit) 和虧損(Loss) 來衡量成敗。换句話說: 生意除了 盈虧表(Profit and Loss account) 以外, 一切都是虚幻的。而盈虧表是一盤收入減去支出的數學。所以能盈不要虧就是要懂得讓支出的金額獲得最好的回報(value for the money) 。於是父親把一切門面工夫以及建立關係的開資都減至最低,支出重點放於內部人力資源上:人工及花红比同行也高,增加公司的財政透明度;有著讓同事知道在睛天時共享成果、在陰天時同甘共苦的意義。

在紙醉燈迷、中國城, 社老誌為背景的八十年代, 父親的頭腦是如此清醒呀!

也是因為父親超卓的財技和非一般的管理智慧, 我和妹妹都能夠在豐裕的條件下成長和培育志向,並雙雙邁向了藝術事業的旅途。(我妹妹Freda Yuen也是一位建築師, 現在上海執業。)

經過2000年代初的金融動盪後,父親開始接觸佛學並撰擇退休。在他離開中環這所辦公室的十五年後, 在機缘巧合下我得知此單位正在招租。這個巧合, 透露了父親對這裡的感情;告訴我此消息的正正是父親。也許, 他還是念念不忘在此渡過的好時光。

爬過的每一級梯級也是父親的老朋友。它們曾經俏俏地對我說: 「你父親留給你的不是金錢也不是這發源地, 而是她所蕴合的創新精神、 爬樓梯是為了提醒你:創業者應有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