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心魔握手
GROUNDWORK is an architecture studio based in Hong Kong.
Hong Kong architecture, architect in Hong Kong, architect, architecture, Manfred Yuen, 元新,元新建城,
22608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2608,single-format-standard,stockholm-core-2.3,select-theme-ver-8.9,,qode_menu_,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與心魔握手

與心魔握手

最近看了套電影,戲中的意識震動我的神經,令我久久不能忘懷。電影中文譯作《鼓舞人心》,是有一點誤差,英文的本名對戲的描述比較準確《Whiplash》,揮鞭。

電影提出了一個另類的教育方向,而在我看來,它亦留給現今社會作為管理或領導層人員一個大問號。

當「好、不錯亅已經不能滿足,為了成為「頂尖、出類拔萃亅,你可以去到幾盡?出類拔萃這讚譽對學子必定有很大吸引力,但如果要賠上你生命中其他一切事情,愛人、家人甚至生命,你會為這個讚譽犧牲多少呢?

這兩個小時的電影裏,激烈得令我一度想離開座位,但又扣人心弦的讓我連眼皮肌肉也不敢鬆弛。他挑戰著我們對傳統教育的理解;教育是對社會的大多數服務,所以要遊走於平均線上。對普遍的學生要循循善誘,能力較弱的學生要積極鼓勵,總之就是要以正面的態度把學生推向前。

戲中虐待狂式教育是我們社會不容許的。電影中的教師Mr. Fletcher似乎是戲中的魔鬼,但其實真正的魔鬼是深深藏在主角的心內。

主角Neyman是個極具天賦的鼓手,活在父親有作家的夢想,但終歸向現實低頭的陰影下。他不願意作一個被人遺忘的鼓手,於是在教師猛烈鞭策下,把潛藏在內心的慾望激發,繼而着了魔,自虐式的練習把自己推向頂尖。

然而,當我們從電影中抽離,重回現實社會,我們有誰能容得下Mr. Fletcher這種教育方式嗎?他在戲中擔當一個鬱鬱不得志的爵士樂手,他認為要當他的門徒,請先與魔鬼妥協,承受一種虐待狂式的訓練,才能進入頂峰。

曾經哈佛校長Larry Summer討論性別間的智力差異而被迫辭去校長一職。他提出智商的統計,男性處於兩極的數字比女性為多,即男性資優和資劣的比較多,而女性多在中庸的位置徘徊。Larry Summer此等言論,究竟恰不恰當,有沒有性別歧視,我不適合在此作評論。但確實當我們看看人類的統計學查表,無論在智商,學歷,簡單如考試成績上,那都是一條山丘線,確實在兩極的人數比較少,而在中間稱為中庸的人比較多。其實中庸並不是一個貶義詞,無可置疑正正是在那山丘中的大多數。

作為老師及管理層的我,一生能遇上幾多個處於兩極的人呢?相信戲中兩位主角也是在音樂資質和在生活上也處於兩極的人,他們在音樂上處於一個頂峰,但相信他們自理生活的能力和交際上,亦處於另一個極端狀況。而有誰能忍心看見自己的後輩在這種狀態下成長嗎?或許循循善誘還是地獄式鞭策,不是取決於別人,而是自己對自己的教育。

特別鳴謝藝術家黃麗茵小姐(Cam Wong) 把原文翻译成秀麗的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