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已經很快樂
GROUNDWORK is an architecture studio based in Hong Kong.
Hong Kong architecture, architect in Hong Kong, architect, architecture, Manfred Yuen, 元新,元新建城,
22617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2617,single-format-standard,stockholm-core-2.3,select-theme-ver-8.9,,qode_menu_,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原來已經很快樂

原來已經很快樂

我早已學懂與工作上的不如意為伍,但偶然也會感到身心俱疲。累了,找位朋友聊聊天吧!

這位朋友來頭很大,是位佛學高僧!出家前更是一位科學家,從劍橋大學畢業; 是我一位學長。

在咖啡室坐下後,我滔滔不絕地向他傾訴近況。學長耐心聆聽後對我說:「Manfred, 我想向你講述一個小故事,我的故事。」

高僧以故事形式去幫助別人解決問題我只是聽說過,但成為「當事人」真的是第一次呀!

學長清了嗓子,然後開始講故事:

「我14歲時,成為了準備O-Levels考試,老師和父母都建議我晚上和周末不要踢足球,利用這些時間多溫習。他們都告訴我O-Levels對我多重要, 並説如果考到好成績,我就是會是一個快樂的人。我聽從了意見並得到了很好的成績。可是這沒有令我很快樂。相反,為了他們的期望,我在以後兩年為了A-Levels 備戰更加刻苦耐勞。父母和老師亦建議我晚上和周末都別外出,更不要談戀愛,並告訴我A-Levels的重要性;如果考進了好的大學,我就會很快樂。

不能否認我在考試方面有一點兒天份,成績十分好並考進了很好的大學。可是跟上次一樣,我並沒有感到快樂。在尖子雲集的學院內我更加需要加倍用功。母親與老師都建議我在大學應遠離酒吧並告訴我大學學位的重要性;如果考得好的成績就能出人頭地並因此會很快樂。

此時,我已對這種說法產生了懷疑。

我的同學們當然很用功並得到了學位。現在呢?他們必須加倍努力找第一份工作;得到工作後,他們必須加倍努力儲蓄買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比如一輛車。朋友們對我說:「只要買了車,我就會很快樂。」

朋友們都買了車後,他們沒有變得很快樂。有些朋友儲蓄更多的錢去買更多的東西,有些儲蓄去旅行,更有些指望找到終身伴侶。他們告訴我:「只要我能與女神結婚,我便會很快樂。」

結婚後,朋友們順理成章對我說:「只要我買了房子,我便會很快樂。」

婚總算結了,房子也有了,但他們還是不快樂。更不幸的是,為了房屋的貸款,他們不得不瘋狂工作。

數年後,為了孩子的供書教學和支付數之不盡的補習班費用,他們不得不兼職,並對我說:「只要等小孩們18年後長大了,我便能過我想過的生活,那時我便會比較快樂。」

等到孩子一天一天地長大,我的朋友們都為了退休的錢而疲於奔命。孩子都長大了,孩子也當然也為了O-Levels、A-Levels、大學、工作、婚姻而疲於奔命,朋友們並對孩子說:「只要你⋯你就會很快樂。」

朋友們年老了並篤信宗教。為什麼老年才會常常去聖堂呢?朋友們告訴我說:「只要死後能到達天堂,我便會很快樂!」

快樂,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都是一道捉不到的彩虹。既然快樂並不是明天的學位、花紅、假期、名譽,亦不用尋找,只能感受,那快樂在哪裏呢?」

祝願讀者能活在當下、好好的珍惜妳已擁有的智慧、健康與愛。

故事節錄於阿姜布拉姆著作《敞開你的心扉》一書、第131至133頁。筆者與阿姜布拉姆的對話純屬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