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那戰事連綿的夏夜
GROUNDWORK is an architecture studio based in Hong Kong.
Hong Kong architecture, architect in Hong Kong, architect, architecture, Manfred Yuen, 元新,元新建城,
22623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2623,single-format-standard,stockholm-core-2.3,select-theme-ver-8.9,,qode_menu_,wpb-js-composer js-comp-ver-6.6.0,vc_responsive

寫於那戰事連綿的夏夜

寫於那戰事連綿的夏夜

小弟在今期Jessica 旭茉雜誌(8月) 196 頁發表的文章這篇文章是我們的駐場藝術家(artist in residence)黃麗茵(Cam Wong)所描述Groundwork事務所內的一些點滴。

這篇文章是我們的駐場藝術家(artist in residence)黃麗茵(Cam Wong)所描述Groundwork事務所內的一些點滴。

星期二晚上,正當我看著中途島戰役紀錄片看得額角冒汗之際,阮文韜由緬甸來電。我立即把戰事暫停,煞有戒事的問他在緬甸怎麼樣,如果有柄刀貼在你背後,你給我一個暗號說「ok」,我就來救你,他就說:「我ok,一切安好」。我再壓低聲缐說… ok?好,我來救你。

類似的對白,我在Groundwork 作駐場藝術家時,就經常聽見。公司的小伙子們無論因公事私事要出遠門,阮文韜總千叮萬囑他們要注意安全,不要去危險的地方,吃奇怪的食物,要帶信用咭,下省一百字。有什麼事發生他一定立即飛過來支援。雖然他平日嘴上經常有點不饒人,但當小伙子們陷入險境,他真的會閃著淚光作出決定 :我來救你。

對於一向也獨來獨往的我,團隊精神於我來說是新鮮事,突別是工作上的團隊精神。我自己沒怎樣經歷過集體式公司生涯,但我聽過朋友們說別在公司裏交(真)朋友。這好像太痛苦了吧。自從不知道誰發明了工業革命也發明了返工,每天少則九小時多則廿四少時都在上班,你可以不跟同事老闆撘膊頭,但至少也成個好友吧。也許我把公司內的人事關係想得太簡單,但Groundwork裏的人事關係的確就這麼簡單。五百尺的公司在人滿之患時,接踵摩肩的坐著近十人,一班人會在公餘時間約吃飯看展覽蒲酒吧,大家緊密如戰友。後來到外面闖蕩的小伙子也會回來跟阮文韜這大佬吃飯商量前途。

我經常說在戰火前線軍人最緊要跟對大佬,假如你跟了那些在大和號上吃飽穿暖,隔岸觀火的大佬,那你只能自求多福。假若你的大佬是那些與你並肩作戰中途島的將軍,無論他能否破解敵方密碼,他也會在艦上肩負起出謀獻策的責任,盡力保謢大家不要受襲沈沒。

對,申請進這間公司的人確實很多,現在艦上增加到有兩位大佬(新加入的合夥人是劉振宇建築師 CY Lau),但這不是一次舒坦的航程,而是一場又一場的硬仗,基本上在香港有建築師夢的也都是打硬仗,勸喻你要先強裝身心才考慮上艦與否。

後記:阮文韜當然真的ok真的安好,不然Cam Wong 也不會閒著寫這文章吧。